• 企业财务服务商
    首页>市场动态

    最新案例:大家说这税务局败的“冤枉”不?

    来源: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8)沪01行终423号



    税务局通知补税

            2016年5月9日,第十一税务所作出沪金地税清税11(审)002号《土地增值税清算通知书》(以下简称:002号《清算通知》),认为上海宏康房地产经营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康公司)开发的“申花苑”项目“已符合清算相关规定”,要求其在接到清算通知之日起90日内办理清算手续。该《清算通知》“附:相关政策条款”中摘录了《土地增值税清算管理规程》(以下简称:《清算管理规程》)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等规定。2016年9月1日,第十一税务所又作出金地税十一限改(2016)1号《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以下简称:《责令限改通知》),认为宏康公司未按期办理土地增值税清算申报及报送纳税材料,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以下简称:《税收征管法》)第六十二条规定,限宏康公司于2016年9月30日前进行纳税申报并报送纳税资料,改正税务违法行为。

            

        纳税人复议失败     

             宏康公司不服前述002号《清算通知》及《责令限改通知》,于2016年10月21日向金山区地税局申请行政复议。金山区地税局于2016年12月16日作出沪地税金复决(2016)10001号《税务行政复议决定书》(以下简称:被诉复议决定),维持了第十一税务所作出的002号《清算通知》及《责令限改通知》。宏康公司仍不服,诉至原审法院,请求撤销《责令限改通知》及被诉复议决定中维持《责令限改通知》的决定。

     

    一审税务局败诉:证据不足

             十一税务所提供的002号《清算通知》及《责令限改通知》等证据,其系在认定宏康公司开发的“申花苑”项目“已符合清算相关规定”、宏康公司未在002号《清算通知》规定的期限内办理土地增值税清算申报及报送清算资料的事实基础上作出了《责令限改通知》。第十一税务所在本案诉讼过程中陈述其系根据《清算管理规程》第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来认定“申花苑”项目已符合清算条件,但002号《清算通知》“附:相关政策条款”中明确载明的依据条款为《清算管理规程》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且该依据作为002号《清算通知》的附页在行政程序中一并送达了宏康公司。第十一税务所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在行政程序中适用了《清算管理规程》第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并将上述依据告知宏康公司,适用依据应当以作出行政行为时所适用的规范依据为准。因此,第十一税务所认定宏康公司开发的“申花苑”项目“已符合清算相关规定”系符合《清算管理规程》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根据该项规定,已竣工验收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已转让的房地产建筑面积占整个项目可售建筑面积的比例在85%以上,或该比例虽未超过85%,但剩余的可售建筑面积已经出租或者自用的,主管税务机关可要求纳税人进行土地增值税清算。本案中,第十一税务所未提供证据证明宏康公司“申花苑”项目的竣工验收及已转让的建筑面积等情况,其用以证明该项目符合土地增值税清算条件的证据仅为两份预售许可证,但上述许可证上载明的项目名称分别为“申花花园”和“申花花苑”,与002号《清算通知》中的“申花苑”项目名称并不完全匹配,第十一税务所亦未提供证据证明“申花花园”、“申花花苑”与“申花苑”系同一项目,且上述预售许可证与《清算管理规程》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内容亦无直接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被告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有举证的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被告不提供证据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证据,视为没有证据。本案庭审过程中,宏康公司虽对上述预售许可证及“申花苑”项目已符合清算条件并不持异议,但这并不能免除第十一税务所在作出被诉行政行为之前对案件事实进行充分的调查取证以及在诉讼过程中提供证据证明行政行为合法性的义务。第十一税务所仅凭两份预售许可证即认定宏康公司的“申花苑”项目符合《清算管理规程》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认定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金山区地税局作为复议机关,根据第十一税务所提供的证据,作出维持《责令限改通知》的行政复议决定,亦属于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本案的争议焦点主要在于第十一税务所于2016年要求宏康公司进行土地增值税清算是否已经超过了追征期。宏康公司认为,根据《国家税务总局关于未申报税款追缴期限问题的批复》(以下简称:国税总局《批复》),“税收征管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纳税人不进行纳税申报造成不缴或少缴应纳税款的情形,不属于偷税、抗税、骗税,其追征期按照税收征管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精神,一般为三年,特殊情况可以延长至五年”,宏康公司的“申花苑”项目于2004年就已销售完毕,第十一税务所于2016年才要求宏康公司进行土地增值税清算已过追征期。第十一税务所则认为,《税收征管法》对于纳税人不进行纳税申报的情形并未明确规定追征期,国税总局《批复》系对个案的批复,不能适用于所有案件,因此第十一税务所于2016年要求宏康公司进行土地增值税清算并未过追征期。原审法院认为,不进行纳税申报应当区分经税务机关通知申报而拒不申报的情形以及除此情形以外的其他未申报情形。对于前一种情形,造成不缴或少缴应纳税款的,《税收征管法》第六十三条明确将其定性为偷税,对于偷税行为,根据《税收征管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并不存在追征期,税务机关可以无限期追征。因此,只有在排除了《税收征管法》第六十三条规定的偷税行为之后,才能对其他未进行纳税申报行为是否应当有追征期及应当适用何种追征期的问题进行评价。第十一税务所提供金税三期税收管理系统截图等证据只能证明宏康公司尚未办理土地增值税清算申报。宏康公司提供的税收通用缴款书等证据可以证明,该公司曾于1999年向青浦及徐汇的税务机关预缴过土地增值税。另,双方均确认宏康公司的主管税务机关发生过变化,且涉案的“申花苑”项目所在地亦不在本区范围内。仅凭第十一税务所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他税务机关未通知过宏康公司办理清算申报。第十一税务所在作出《责令限改通知》之前,未就宏康公司的原主管税务机关及项目所在税务机关有无通知该公司进行土地增值税清算申报等情况进行调查。在以上内容均不明确的情况下,无法就宏康公司的未申报行为是否应当适用追征期以及应当适用何种追征期的问题进行评价。


       二审税务局仍然败诉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对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2016年5月9日,上诉人第十一税务所作出002号《清算通知》,在被上诉人宏康公司未于规定期限内办理清算手续的情况下,第十一税务所于同年9月1日作出《责令限改通知》。002号《清算通知》属于《责令限改通知》的前置程序。002号《清算通知》上载明的法律依据中包括《清算管理规程》,附页中摘录了《清算管理规程》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故应将该项规定视为002号《清算通知》援引的法律依据。根据该项规定,已竣工验收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已转让的房地产建筑面积占整个项目可售建筑面积的比例在85%以上,或该比例虽未超过85%,但剩余的可售建筑面积已经出租或者自用的,主管税务机关可要求纳税人进行土地增值税清算。然而,第十一税务所未提供证据证明“申花苑”开发项目竣工验收及已转让的房地产建筑面积等情况,第十一税务所仅凭两份预售许可证认定宏康公司符合土地增值税清算条件,与《清算管理规程》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不符,属于认定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故第十一税务所作出的《责令限改通知》依法应予撤销。相应的,上诉人金山区地税局作出的被诉复议决定中维持《责令限改通知》的决定亦应予以撤销。


            小编提醒:这个案子给我们很多启示:

            一是其实日常生活中,税务局这种”事实清楚“,但缺乏证据、程序有瑕疵的执法案例很多,遇到不”较真“,不”懂行“的纳税人,也就”哑巴吃黄连”,自认倒霉过去了。这是我们赶到尤其惋惜的;

            二是本案中这个公司,相信法治,勇于运用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值得点赞;

            三是本案中这个公司,相信专业,钻研税法,善用运用规则维护自身权益,更值得点赞;

            四是本案其实也是对税务局工作的一种提醒和督促,凭经验工作已经不适应社会的发展,程序正义,证据意识应该得到更多的重视。


    在线留言